欢迎访问:凯发娱乐官方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导读

资金为何难入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低

添加时间:2017/7/30 12:27:41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胡群 实体经济怎么了?

央行银监会在过去的几年中,推出种种政策,却为何仍难将资金引导到实体经济中?“金融空转”反而愈演愈烈,以至于全国金融金融工作会议及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都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放在重要位置进行讨论。

“近年来导致‘金融空转’与资金‘脱实入虚’的重要原因,是实体投资回报率的下降,而这背后则是中国经济潜在增速的下降与经济增长效率的下降。”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称。

如何才能引导资金不再空转而流向实体经济呢?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锋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联合浙商银行发布了报告《钱去哪了:大资管框架下的资金流向和机制》中写道,“钱”的流向归根到底取决于投资回报,而投资回报归根到底取决于技术进步。

实体经济凋敝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至今,中国的实体投资回报率、劳动生产率增速与全要素生产率均出现了趋势性的下降中国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在1999年至2007年期间平均达到37.55%,在2008年至今则回落至12.7%,在2015年至今已下降至3.1%。

为何在2008年之后,中国工业利润增速呈大幅回落态势?

张明通过分析发现,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至今,中国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显著下降。根据官方数据的计算,2007-2012年,全要素生产率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平均仅为1.3%,是改革开放以来各阶段中最低的。同期内,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平均高达7.7%,是改革开放以来各阶段中最高的。

按照经济学规律,全要素生产率一般的含义为资源(包括劳动力、人力资本、资本投资)开发利用的效率。从经济增长的角度来说,生产率与资本、劳动等要素投入都贡献于经济的增长。

全部要素的生产率(TFP)无法从总产量中直接计算出来,采取间接办法:

GY=GA aGL bGK

其中:GY——经济增长率

GA——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率(又称索洛余值 技术进步率)

GL——劳动增加率

GK——资本增长率

a——劳动份额

b——资本份额

从上图可以发现,虽然2007-12年期间,中国GDP增速为9.3%,但劳动力驱动已为负数,而资本投资驱动达到最高值。

“这意味着,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来驱动,而全要素增长率下滑则是中国经济潜在增速下滑的最主要原因。”张明称。

然而,资本驱动的弹性正在降低。近年GDP增速已远远低于2007-12年期间的9.3%。实体经济放缓还表现在“金融空转”与“脱实入虚”,更多资金并未流向实体经济。

《钱去哪了:大资管框架下的资金流向和机制》显示,2016年,在全部近182万亿元信用总量中,政府部门为36.8万亿元,占比约20%,较2009年上升5个百分点。其中,中央政府占比由2009 年的11%下降到2016年的7%,而地方政府占比在同期 则由4%上升到14%;非金融企业为110.8万亿元,占比从2009年的71%下降到2016年的61%;居民部门为34.3万亿元,占比从2009年的15%上升到2016年的19%。

信用总量的部门分布变化清晰地表明,虽然企业仍然是“钱”流向的大头,但危机后“钱”更多 地流到了地方政府和居民部门。

实体经济如何救赎

殷剑锋认为,美国的 “ 钱”至少不应该那么“热情”地拥抱房地产。然而,我国的 “钱”恰恰是在2009 年危机后更多地流向与房地产直接、间接相关的行业、部门。这其中部分原因确实在于危机打击之下,实体产业投资机会匮乏、投资回报低迷。实际上,新兴产业需要“钱”,“钱”流向归根到底取决于投资回报,而投资回报归根到底取决于技术进步。

近期,经济观察网记者采访银隆新能源集团,董事长魏银仓表示,中信银行给予综合授信超过200亿。虽然实际贷款额并未达到200亿,中信银行可以通过银隆新能源集团,发展 供应链金融,从而为娱乐提供融资服务。

但这类新兴企业并不多,目前国内更多的是中小微企业。过去几年里,中国政府在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央行和银监会一直积极支持商业银行包括城乡中小银行为小微和涉农企业服务,政策性银行尤其是农业发展银行也在这方面做了各种尝试。另外,各地还建立了上万家小额信贷公司。近年来,为了缓解娱乐“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监管部门又推出了“三个不低于”和整治银行收费等政策措施。

但效果并不明显。近日,在冠群驰骋召开的“债股结合2.0”成果总结会上,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会长庄聪生表示,虽然央行连续降息,但是娱乐获得银行的贷款利率一般都在基准利率上上浮30%,加上担保费、查询费等等,还有银行用承兑汇票利率都超过1分。银行贷款过程中,评估、审计的流程花费的时间比较长,所以除了贷款难、贷款贵,还有一个贷款慢。所以很多小微企业急需资金补强的时候只好到民间借贷,甚至借高利贷,大大增加了企业的成本。

庄聪生引用国家统计局的数字,去年国家中小微企业发生民间借贷平均利息是1.5%,年化率是18%。

北京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课题组受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委托的研究成果表明,客观地评价,这两条举措对于改善娱乐的融资环境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它们有一个根本性的缺陷,就是没有完全遵循“商业可持续的原则”。

从2016年年底至今,一行三会正在开展一系列金融业“控风险”、“去杠杆”行动。矛头直指近年来蓬勃发展的影子银行业务,特别是同业业务、资管业务、通道业务等。一行三会加强监管的初衷,一是为了控制影子银行体系中的隐含风险,二是为了改变“金融空转”与资金“脱实入虚”的现象。

如今“金融空转”现象正得到缓解。

社会融资规模是全面反映金融与经济关系,以及金融对实体经济资金支持的总量指标。央行数据显示, 2017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1.1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36万亿元。从同比来看,截至6月末,社会融资存量同比增长12.8%,高于12%的政策目标。

“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同比多增,存量适度增长,表明当前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较为稳固。”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同比多增较多。上半年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发放的本外币贷款为8.26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1.15万亿元。

根源在于提高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

张明认为,要改变“金融空转”与“脱实入虚”,一方面需要放缓金融改革的节奏以管理潜在金融风险,另一方面需要加快实体改革的节奏以提高经济潜在增速与实体投资回报率。

“市场决定资金流向。金融行业利润率高于实体经济,将导致实体经济不健康,所以当前应提高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魏银仓称。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4日召开会议要求,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深入扎实整治金融乱象,加强金融监管协调,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和水平。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李若谷在冠群驰骋 “债股结合2.0”成果总结会上则表示,要落实减税费的政策。

“政策已经出了无数,文件无数,但是永远是贯彻文件,都不落到实处。比如我们说降五险一金,中央说了很多次,但是很多企业基本上都没降,需要实施细则的,不是说降就能降的,而且政府收入减少了怎么办,它有很多事情怎么办。我们在国外学习的时候,一定要降税率,征税的面要扩大,但是税率要下降。”李若谷称。

来源:经济观察报

地址:南京市西康路1-8号河海大厦2楼 邮政编码:210024
联系电话:025-83205664 83750941 83750942 传 真:025-83205664 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凯发娱乐 苏ICP备12011549号-1  免责条款